中国虚拟现实专家与领导者

中视典联系电话 企业版入口 中视典新浪微博 QQ咨询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68-1235

互联网虚拟现实技术及其宗教影响

时间:2012-02-27 17:48:21 来源:中视典数字科技

人类正在进入信息时代,跨入网络化社会,走向新的文明——网络文明。以信息传播技术为支撑的网络,将成为未来社会内部联结的纽带。互联网将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连为一体,形成“地球村落”,——这就是各种媒体每天不停在我们耳边宣传的美好前景。

然而,一个现实又不容我们忽视。工业文明以来的每一次科技革命对于人类来说都喜忧参半 。网络传播给人 们带来了对未来发展的新的美好憧憬,但这种图式的形成可能并不自然,而是来自传播科技专家、网络商人的导演和宣传,及由此形成的强大的暗示力量。网络传播给人们带来了从未 有过的信息传递的高速度,也带来对速度的崇拜;计算机“深蓝”战胜国际棋王卡斯帕罗夫,显示出人的科技能力达到了何等高的 程度,但同时也很容易使“科技至上”观念油然而生,人的社会价值和精神生活面临着由人 制造的机器的挑战;当人们自由自在地在网上发布信息和同步交谈时,似乎一切都是自由的,但是,却很容易忘记这种自由的“虚拟”性。

不论科技如何发展,它的掌握者应当是人自己。人对自身的自由、价值、命运的关注,人的精神的无限丰富性,始终应是人文精神的内涵。无论现实或未来的世界多么精彩,无论人们陶醉于网上的虚拟境界多长时间,一旦醒来,作为人,需要的是真实的世界、真实的感觉。 传播科技可以超越人们相互联系的时空障碍,但无法给人的心灵带来一种“在家”的感觉,人的心灵生活是不可替代的。一切人的表达及其方式都可以数字化,但人的真实感受应当属于自己。这也许就是“人文精神”的本质内涵。

当前各种媒介关于网络的炒作不断向人们推销“信息意识、未来意识、速度意识、科技意识 、虚拟现实”等观念。具有这些“意识”未尝不好,问题在于强烈的广告宣传色彩已使这些 “意识”变成了某种程度的准宗教,有的作者将它们描述为“信息崇拜、未来崇拜、速度崇拜、科技崇拜”,而“虚拟现实”已带有某种程度的神秘色彩。中国传统文化以人文见长,针对网络飞速发展可能出 现的负面作用,应以中国传统文化特有的人文精神对其予以批判。

一、未来崇拜与人文精神

“向网上移民就是向未来移民!”这句话意味着网络代表着未来世纪,未来就是网络,网络就是未来。信息技术,尤其是网络的发展激发了人类对未来的憧憬。使“未来”成为一种崇 拜对象。

未来预测不同于巫术,未来学家需要具备各种科学的眼光。为鼓励更多的年轻 人投身科学探索事业,英国一所大学设立科幻本科学位,目标是培养能在自然科学、科幻创作和大众传媒间“富有想像力”地进行融会贯通的专门人才。课程中设有“未来学”。由此可见,未来学是一门科学预测未来的学问。然而,一旦形成一种风潮,少数人的预测在网络开发商、大众媒体炒作下亦会形成强大的暗示力量。现在,已经出现了由这些人导演未来的趋势,像催化剂一样推动人们匆匆忙忙地赶路上网。

社会学家默顿(W·Merton)有一著名的“自我充实性预言”,即是说,若一开始对环境作出 了错误的定义,一旦宣传出去,就有可能真地会使假设成为现实。例如传闻一家银行要倒闭 ,实际上并不存在这个事实,但传闻一旦传开,引发挤兑风潮,这家银行真地倒闭了。现在关于网络未来的种种图书、广告、讲座,实际上都是一次又一次关于未来的强大暗示。这种 对未来的预测本身就是一种干预预测结果的行为。人们不断地循着技术专家和商人导演的未来在奔忙,我们追求的“未来”一定程度上是一些生活在现代的人导演或制作的崇拜偶像。打破这种循环链条,就需要从怀疑那些关于未来的过分美好的预言开始,做一些理智分析。

高科技的发展,造成了全社会对技术文明的恐怖心理,如果说70年代开始的反文化、反技术 的讨论主要源于原子弹的威慑力,那么当前对于网络的发展,人们除了好奇心外,也充满另 一类恐惧感,仿佛今日不上网,明天末日就降临。目前,网络用户仍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 但有关网络的宣传却不顾条件地催促着人们赶快上网,加入互联网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种选择 ,而是历史的必然。对于个人来说,加入互联网还成了“心理年轻”的标准。不经意中,人们将自身置于一个从未想像过的“未来”之中,实际上被迫接受它的“格式化”。

未来固然美妙,仍需人类认认真真地去创造。但当今社会,一旦预测成为时髦,那么,就可能造成对未来事实的心理等待,在这个事实出现之前,预测本身就成了一种强烈干预预测结果的行为。电脑介入对未来的设计和预测,未来就变成了一套程序。当今社会就成了“将来 支配现在”的所谓“前喻文化”:那是一个年轻人的社会,长者需要向年轻人学习,并永远 保持年轻人的心境。事实上,纷纷上网的老年人正是在诸如此类的“暗示”下“落网”的。试问,年轻人的心态难道只有上网才能保持吗?或者上了网就必然保有一颗年轻的心吗?

科技专家、商家、传媒轻率地向人们承诺网络世界——未来人生如何如何美好,至于承诺能不能兑现,事实上是无人负责的。

二、速度崇拜与人文精神

现代社会的发展,可用一个“快”字来概括。现代高科技成为一种单纯使生活和世界迅速旋转起来的力量,至于人在这种漩涡中的感受,似乎不是一个科技本身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速度崇拜,它是现代科技发展和商品社会的拜物教。

电脑以几何级数增长方式升级换代。电脑的迅速升级换代使普通用户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过着一种“速度型的生活”。

美国未来学者萨佛(P·Saffo)分析了过去五个世纪以来的人类新技术、新媒介后提出,作为 一种新的事物被人们接受的时间并不如人们想像的那样迅速,而通常需要经历一代人(约30 年)。只有当从小就在互联网络、多媒体等超媒体阅读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完全取代了线性阅读习惯的一代人以后,新媒介才有可能完全取代印刷媒介。这至少是2025年以后的事情了。这是一个理智的说法。

时任Intel公司总裁的葛洛夫倡导一种不知满足、不断创新的生存观念。他提出,在今天的 商业竞争中,信息处理速度决定企业成败,速度型的社会要超前引导需求。在商业竞争中,这样的提法有一定意义。但应该意识到的是,人毕竟是社会性的,每个人一生总有一大部分时间,在社会化很明显的活动领域生存活动,这样的竞争生存理念势必会延伸到人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人的意识。

当人们不得不过着为了速度而生存,为了生存而追求速度的生活时就会感到枯燥、乏味。在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里,人在短时间内遇到过激的变化会引起紧张情绪和迷失感,超过正常的变化速度反而给人带来了苦恼。

人类需要人文精神的关怀,渴望一份轻松的心情,一种和谐共助、自由、开放的生活。“旧鞋子还没穿破以前,先别急忙着把新鞋子穿。”老先生、老太太的传统生活仍有可取之处。尼葛洛庞帝不也曾说,“我为防止自己过于活在这种数字化生活里而采取的对策是,与古董生活在一起,或者生活在年代久远的乡村,可以保持自己大量的隐私。”

快并不意味着就好。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电脑的快速升级换代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眼花缭乱的软件升级换代,只能使普通用户生活在时刻怕被淘汰或落伍的恐惧感中。

为了生存,为了避开速度人生带来的眩晕感,科技发展应考虑人的因素,避免过快发展给人带来各种不适之感;至少应给人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而科技发展速度与这一过程协调才是合理的。

三、科技崇拜与人文精神

从文艺复兴开始,人文和科技的发展是和谐和相互促进的。现代科技之所以衍生出与人文相对立的东西,是一种异化现象。

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给人一种感觉,科技是无所不能的,科技简直像上帝一样,只要能想到的,就能神速地制造出来,有时甚至会出现想像力落后于科技创造,于是出现了科技崇拜。

科技是理性的产物,现代人却以“崇拜”这种非理性的方式对待它。不可否认,信仰或者崇 拜科技是人类对自身创造力的一种赞叹、欣赏,比起崇拜虚无缥渺的上帝,科技崇拜似乎无可厚非。但发生在科技人才身上的两起案子不能不引人深思。

1996年4月,美国联邦调查局破获了一起延续多年的系列爆炸案。凶手卡赞斯基在过去的17 年中曾16次邮寄炸弹,炸死3人,另有二十多人致残。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卡赞斯基曾是一位科学家。

1997年3月,美国邪教组织“天门教”39名成员集体自杀。这39名成员大都是电脑程序员和工程师,专门组织了一家电脑公司,替客户编制软件。

这两起震惊世人的案子向人们提出一个问题:科技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正如中国社会科学 院哲学所李河副教授所说:“只关心自己在技术上‘能做’什么,而忽视这些做法会有什么后果,这是科技崇拜的基本症状。”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在谈一桩造成 数万人毁灭的灾难时,也仅仅关心技术上的问题,而把应负的责任交给政治家、军事家来承担。同时,他也承认“良心不安”。

由此看来,科学家并非天然代表着人类理智和良知。一般意义上的科技是中性的,善良的人采用,可以造福民众;“科技狂人”或心理不健全的人采用,可能危害整个人类。之所以要 强调人文精神的重要意义,就在于人文精神关注人,它包含科学意识、道德意识、创造力、 情感等因素。科技专家如果没有人文精神,就会异化,像科技本身一样,只是一些工具的人而已。

我们应以科学特有的理性精神和认真态度对科技至上、科技崇拜进行反省,以人文精神对人的关注,作为思考科技发展的起点和归宿。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提出:科学和文化是互助合作关系,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是互利互补的关系,科学和技术的发展要从人文精神中获取教益。

四、虚拟现实与人文精神

吹嘘网上聊天、网上购物、网上谈情说爱、网上旅行如何如何美妙;网上平等、自由、开放 ,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只狗,等等等等。那些21世纪头10年的年轻人,他们的成长与虚拟 现实技术的发展基本上是同步进行的。 对习惯于虚拟的人来说,这个虚拟世界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他会把未来发生的一切当做对 游戏的模拟。虚拟现实既可以是对已有现实的模拟,又可以 反过来成为现实世界的模拟对象。现在,一些科技专家正致力于电脑与人脑的协作,不远的将来,虚拟现实可能通过“有机”计算机直接进入接受的大脑,所以如何拥有将虚拟现实与生活真实分割开来的能力,将是21世纪最大的挑战之一。

虚拟环境的要害是混淆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淡化了我们在传统生活中形成的那种实实在 在的感觉,而人的精神来源于真实的感受,并非虚拟的事物。网上,一切都可能是不真实的故事,只有摘下面具、面对面时才可能是认真的、真实的。网络毕竟还是和现实社会有一定的差距,你可以把现实的自己放到网络中,却不可能完全把在 网络中塑造的自己搬到现实社会,于是,便会使人产生一种不协调感,更严重的会产生虚拟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心理失衡、人格分裂。说到底,网络虚拟世界是科技专家通过创造信息产品、商家通过推销信息产品制造的一种环 境,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意识的紊乱。

互联网的出现固然是人类传播技术的一次革命,然而仅仅从技术的角度来理解它的意义显然远远不够。目前,网络专家们关心的是硬件设备和软件选择,但不考虑对人精神的负面影响 。实质上,机器应该越来越成为人性的延展,而不是让人追在技术后面。1996年联合国 教科文组织的“信息化与教育会议”画了一个金字塔,塔基是“数据”,经过初步加工之后成为“信息”,提炼之后成为“知识”,而金字塔的顶端则为“智慧”。因为人毕竟是万物之灵,精神永远高踞于技术之上。

参考书目:
(1)《中国文化报》,1999年1月—4月“科技与人文的对话”专刊。
(2) 比尔·盖茨著《未来之路》,辜正坤译,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3) 王晓明编《人文精神寻思录》,文汇出版社,1996。
(4) 尼葛洛庞蒂著《数字化生存》,胡泳、范海燕译,海南出版社,1996。
(5) 托夫勒、阿尔文著《未来的冲击》,孟广均等译,新华出版社,1996。
(6) 李河著《得乐园·失乐园》,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7。
(7) 西奥多·罗斯扎克《信息崇拜》苗华健、陈体仁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4。
(8) 陈力丹《大众传播理论如何面对网络传播》,《国际新闻界》1998年5—6合刊。
(9) 陈力丹《试析英特网上的自由与民主》,《现代传播》1999年第1期。
(10) 杨逸其编《资讯时代的英雄》,上海三联出版社,1998。
 (11) 易丹著《我在美国信息高速公路上》,兵器出版社,1997。
(12) 明安香主编《信息高速公路与大众传播》,华夏出版社,1999。
(13) 郭良著《网络创世纪》,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14) 胡泳、范海燕著《网络为王》,海南出版社,1997。
(15) 陆群、敬革、玉梅编著《网络中国》,兵器出版社,1997。
(16) 谢立中主编《西方社会学名著提要》,江西人民出版社,1998。

北京市中视典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8)版权所有 本网站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全国咨询热线:4006681235 北京总部:010-57910601

京ICP备12022991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319